坐席是什么意思(客服座席是什么意思)

幼年时,我最崇拜我的父母,时常想等我长大了要像父亲一样受人尊敬和爱戴,像母亲一样心灵手巧。刚上小学那年,父亲在太空庙小学教书。春节刚过,学校所在的村子里有人请客,为什么请客我不记得了。父亲带着我去,村子离我家大约15里路左右,父亲用自行车驮着我。我穿着过年的新衣服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吃席(当地人称赴宴为吃席)的地方,将要进门的时候从大门里蹦出来一个圆脸短发的女孩,差一点撞到我,仔细一看,巧了,是我的一个姓王的同班同学,名字现在已记不清了,只记得名字中有一个玲字。父亲被请到上房说话。我就和我的同学去一边玩了。一会儿主人家叫我们入席,我俩手拉手走进屋子。主家娘笑着把我俩分开,拉我到父亲身边,我一看一桌子老头儿。我不想跟他们一桌吃饭,磨叽着不想上前。父亲也说:“不要那么客气”,让我“跟其他的孩子一起坐”。我也说,我要跟我同学一桌吃,主人家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父亲说:“这不合适,不合规矩”,一桌的人都说:“合适,合适”。主人硬把我按在了父亲的身边,没办法我只好坐下来。

60年代,陕西农村坐席讲究男女不同席。谁家里来了客人,家里的女眷也不上桌,不陪客。小孩子更不用说,是不能上桌的。这是当地的风俗习惯,其中不乏有封建思想的影响(男尊女卑)。即便现在的婚宴,农村仍有男女不同桌的情况。那时把我单独安排在男桌,可以说是出于对父亲的敬重和爱戴。

整个吃席的过程非常文雅,没有劝酒行令,也没有大声喧哗,文质彬彬,边吃边聊。吃的什么菜已记不全了。但有一个细节却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那就是吃席时,每人面前放一杯清水,刚开始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眼睛盯着别人的动作,也不动筷子。慢慢看出了明堂,原来是用来涮筷子的。每吃一口菜,涮一次筷子。再夹菜就再涮筷子。中途还换了几次水。 第一次坐席,只对两道菜有印象。一道发菜,另一道是莲菜。第一次见到盘中一团黑线似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光看着别人吃,不敢伸筷子。父亲说是发菜,可以尝一尝,我一下子从嘴里冒出“头发”二字,一桌的人都笑了,父亲边上的老者指着另一个盘子菜说:“猪鼻子快吃”。我瞅着白白的圆片上还有好几个眼儿,心里纳闷,猪鼻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是个什么样的猪,长那么多鼻孔。这时父亲轻声说:“小荷才露尖尖角”,啊!莲藕,又是一片笑声。我挑起一片莲藕送进嘴里,大人们说什么我没心思去听,也听不懂,只管吃。

人们常说,坐席吃不饱,我却吃了个小肚圆圆。

原创文章,作者:投稿用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uyaun.com/2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