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拉宫内部很恐怖(布达拉宫里面很恐怖)

为什么到了西藏的人都说自己很幸福?

因为西藏是高原,到了之后大脑会缺氧,会忘记很多事情,所以人会觉得很幸福。

这是西藏的一位老中医说的话。

都说西藏是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但是在大雷音寺的脚下,是尸体堆积800余里的狮驼岭,而在西藏的纯净之下,所掩埋的是无数农奴的尸骨与血泪。

到了西藏之后,气势雄伟壮观的布达拉宫是所有人必打卡的地方,但是有人知道,就在布达拉宫的下方有一个阴暗的小房子,这个房子名为雪监狱

布达拉宫内部很恐怖(布达拉宫里面很恐怖)

这个雪监狱看上去其貌不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色房子,但是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西藏人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只要进入了血监狱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的。

至于从雪监狱中全身而退,更是不可能有人做到在进入血监狱的第一时间就会遭到这里狱卒的毒打,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杀威棍,这一顿下来,身体弱一点的很。

有可能直接被打死,身体强壮一点的则能挺到下一关,那就是夜晚的寒风。

到了西藏的人都知道晚上的西藏温度到底是怎么样的,而雪监狱中的窗户除了几根铁栅栏之外没有任何的遮挡。

寒风呼啸中,雪监狱中的犯人们只能依靠自己身上几乎已经破碎的衣服来抵御寒冷,而当这些犯人的热量消耗殆尽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只有少得可怜的劣质食物。

如果这些犯人想要吃到更多的东西可以,那就是再遇阻。在监管下到闹市口讨饭吃。

这个时候,一般犯人的亲人会来到这里,给犯人们送上一点食物,但是他们也不能送更多更好的食物,因为如果这些犯人得到了更多的食物,他们将会遭遇更严酷的折磨,甚至很有可能被送到蝎子洞中去些自动嗜血监狱中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方,在这里的犯人几乎很少有能活着出去的。

换句话说,在这里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蝎子洞中,犯人们会被桶扣在一起,他们的双脚会被气。

在巨大的原木的凹槽中,无论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夜里睡觉的时候,他们都只能保持着一个姿势不能移动。

而且最残酷的是,在蝎子洞中是真的有蝎子的,狱卒们会不定期的在蝎子洞中放着大量的蝎子,犯人们会在无数蝎子的折磨中哀嚎着去世。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进入监狱的人难道不都是犯人吗?他们犯罪了就应该遭遇苦难,不是吗?当然不是,这些被送入血监狱的人几乎都是农奴,而如果要说罪孽的话。

他们的出生,在那些僧人和地主的眼里就是罪孽。

接下来你要听到的话很有可能打破你对西藏的认知。

这是一种名为扎玛茹的西藏圣器,据说他的声音可以驱鬼辟邪,联通人间和地狱。

而制作这样一件圣器所需要的材料也是极为苛刻的。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来,这个扎马如似乎并不是左右对称的,它看上去更像是一边大一边小的拨浪鼓

有人可能觉得这是因为当时的条件或者手工艺的问题,所以他们只能制造出这样的东西。

但是我要说的是,这是因为原料的问题。这种名为扎玛茹的东西实际上是用两个人的头骨拼接而成的,因为在传说中,从小修行的人灵气是最充足的,制作的扎玛茹也是力量最强的。

布达拉宫内部很恐怖(布达拉宫里面很恐怖)

而制作扎玛茹最好是需要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头骨进行制作,而为了保护扎玛茹的力量,谷皮自然也不能用普通材料,而是使用两个人的人皮,而且为了保证人皮的张力与弹性,制作扎玛茹的时候几乎都是将这些人活生生的剥皮,可是在这期间,这两个人不会有喝的声音发出,因为僧侣们说了,和普通人相比,哑巴的灵性更为充沛,所以在扒皮的过程中,两个人不会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那么如果没有两个人怎么办呢?在西藏的法器中,还有一个名为嘎巴拉碗的东西,据说这种碗有着极强的法力,可以给教徒们进行官邸一事。

如果你仔细看这个嘎巴拉碗,你会发现这个所谓的晚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金银或者陶瓷制成的,没错,这也是人的头骨,而在西藏的唐卡中计。

在嘎巴拉,碗通常是用来盛放一种类似于祥云一样的东西的,而这些东西经过考证之后,大部分专家认为这就是人类的大脑,用头骨来盛放大脑听起来就十分的残忍。

布达拉宫内部很恐怖(布达拉宫里面很恐怖)

可是你以为记载这些东西的唐卡是什么好东西做的吗?在武汉的一个博物馆中,存放着两张人皮唐卡,这两张唐卡是从西藏带回来的。

根据记载,这两张唐卡的原材料一张是高层圆寂后的皮肤,而另一张则是一位少女的皮肤。之所以用人皮制作唐卡。

因为妈妈们觉得人皮的留色能力好,而且在特殊处理之后还有极强的延展性。

而除了扎马如卡巴拉晚人皮唐卡之外,西藏的佛教中还有大量的人骨法器,其中最多的就是念珠,而制作念珠的原料大部分都是西藏圆寂僧人的指骨、眉心骨等。

在西藏的一座博物馆中,甚至还发现了一个用400多块没新股拼成的袈裟。而能被做成法器的大部分都是西藏的高僧,至于普通人,他们的血肉只配用来祭祀

原创文章,作者:投稿用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uyaun.com/3753.html